记访中国媒体:他们的2018
Interview

记访中国媒体:他们的2018

新岁伊始,循例有媒体遭遇休刊、停刊与合并,也有一些媒体欢庆增刊与改版。在中国,媒体的发展就如它所关注的广袤市场一般,时时有新,盘旋而生。特伦虽非故事的亲历者,却再一年见证了媒体人的晓行夜宿,披荆斩棘。他们的2018,有对媒体形态的探索,有商业模式的诉求,有走入大众视线的新兴领域,也有在契机与危机中持续活跃的热门话题。

“换一种方式”——从传统报纸到智库型媒体
2018年是传统媒体转型的新阶段,越来越多的老牌报业集团意识到,仅仅依靠发展新闻和资讯服务,再难突破传统报业僵局。他们逐渐发展自身研发部门,开发媒体的智库属性,借用“智库”进行报纸转型的同时,也为行业和社会的发展提供数据支持。

放眼全国,光明日报社、湖北日报传媒集团和四川日报报业集团分别成立了光明智库、长江智库与封面智库。聚焦华南,南都报系则于2018年2月正式揭牌了旗下的南都大数据研究院,希望将《南方都市报》转型成为智库型媒体。

从“办中国最好的报纸”到“打造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智库型媒体”,“换一种方式”成为了《南方都市报》这一年的发展策略。

研究院成立10个月以来,发布了近百份智库报告和评价榜单,例如全国违法药品广告数据库、全球城市媒体形象数据库等,并且运营了消费指南性产品——微信小程序“南都优选”。12月24至28日,南都还举办了“南都智库产发布周”,在北上广三地陆续发布了8份最新的智库产品。12月27日在广州发布的《2018广州市营商环境调研报告》,是南都去年代表产品《广州城市治理榜》的衍生品。该报告通过深入市级部门、行政区和企业调研,发掘广州优化营商环境的改革创新经验,分析不足和提升空间,并提出对策建议。

南都商业数据中心的甄芹说:“今年我们制作了25份报告,累积阅读量覆盖过亿人群。我们不是信息的搬运工,我们是大数据服务商,我们不卖报纸,我们贩卖创意。”

从传统媒体向智库型媒体转型中,要如何处理智库的数据生产和报纸的新闻生产的关系,南都报系总编辑梅志清表示,今后数据生产与新闻生产,对于南都而言都缺一不可,“以新闻生产为基础向数据生产转型,以数据产品反哺传统新闻内容生产,新闻生产与数据生产互为支撑、相辅相成,”梅志清说。

内容媒体+社交电商——媒体的新零售时代
在网络红人(KOL)与电商的结合下,粉丝经济成为人人争抢的市场。近年,内容媒体也纷纷踏入该领域,借助社交媒体的微商城和小程序平台,针对稳定受众进行深度传播与市场深耕。媒体电商化不再局限于自设网上电商平台及与电商巨头合作等传统模式,挖掘粉丝经济成为媒体津津乐道的话题。

在此阶段,自媒体电商的表现尤其突出。新榜、亿邦动力和有赞联合发布了《2018年8月电商小程序TOP100榜单》,根据商家在交易、品牌、推广、营销、舆论等表现对活跃中的电商综合评分。榜单中的30个自媒体商家,从黎贝卡的异想世界、凯叔讲故事,到艾格吃饱了和备胎说车,不同领域的自媒体正透过社交电商试图将流量变现。

以一条为例,它自2016年起开拓电商平台,上线了生活美学电商“一条APP”,并在去年开通了小程序“一条生活馆”,以拼团、闪购等促销方式,售卖从家电服饰到美妆珠宝等生活用品。一条创始人徐沪生曾向三声表示,目前一条60%的消费发生在App上,40%在小程序和H5。小程序的作用,除了在不便下载App的场景实现App全部的功能外,还能打通线下线上服务。一条去年9月在上海开设三家实体店,并计划在未来两年扩展至100家,小程序正可扮演延伸的角色,在顾客对实体店商品感兴趣后,能通过小程序收藏商品,离店后仍能继续在线上购物,实现到店人流的价值。

然而,随着社交电商发展如火如荼之际,电子商务法亦于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电商法》将微商认定为电子商务经营者,明确规定经营者必须取得营业执照并缴纳税务,偷税漏税将承担刑事责任。更严格的规范会否减退内容媒体电商化的发展?抑或去芜存菁,使内容更优质、营销能力更强的媒体留下,让读者更能安心消费?

盛况之下——游戏媒体的危机与契机
2018年是游戏行业进入大众视线的一年。从中国电竞国家队亚运夺金到IG夺冠刷爆朋友圈,前所未有的社会关注度让电子游戏在主流认知中终于不再只是“电子鸦片”。电竞背后的千亿市场开始浮现。

电竞盛况背后,去年中国游戏行业整体的发展实际并不太顺利。整个市场的收入增速已渐放缓,去年年初新闻出版总署一纸暂停游戏版号审批的通知更是让行业进入寒冬。腾讯网易等大厂营收下滑,股价受损,为数众多的中小厂商更频传倒闭潮。市况低迷之下,与行业关系紧密的游戏媒体同样也不好过。不少中小型媒体选择转型甚至倒闭,美国著名游戏媒体IGN的中文版IGN中国更爆出欠薪停交社保的传闻。

在界面新闻游戏组编辑彭新看来,受影响巨大的原因与国内游戏媒体本身的属性有关。据他观察,国内许多游戏媒体在产业中担当的是游戏厂商公关渠道的角色,或多或少依附于厂商。而一旦市场不景气,厂商投放预算减少,媒体财政上自然会更加艰难。

电竞媒体“竞核”的创始人朱涛伟则有不一样的感触。他观察到过去一年游戏媒体行业的资源正不断向头部媒体靠拢。真正备受版号停发、行业不景气冲击的是行业中部尾部的媒体,而像GameLook、游戏葡萄等头部媒体反而境遇不差。在厂商预算缩紧的情况下,投放资源越发向头部倾斜,它们的营收也随之大幅增加。朱涛伟预测,2019年这一趋势还将延续,中小游戏媒体的发展会更加艰难。  

至于去年电竞话题的火爆,朱涛伟提到目前国内专职报道电竞的媒体仍非常少,且主要从传统的游戏或体育媒体跨界到电竞领域。正是看准了空档,同时又看好这一领域的发展,涛伟于去年创办了“竞核”,报道电竞赛事及消费电子、快消领域对电竞的赞助。但被问及电竞报道是否会成为游戏媒体发展的新趋势时,他依然十分谨慎:“会不会成为趋势还很难说,还是要看行业的发展。大家都还在摸索当中。”

危机背后——科技媒体的议题与思考
对于科技记者、Pandaily创始人Kevin Zhou来说,“危机”与“出海”似乎是2018年的关键词。过去一年是科技行业走下神坛的一年,中美两国的科技公司都遭受了重大危机。从年初Facebook的数据丑闻,到年中关于“腾讯没有信仰”的拷问,到年底苹果发布收入警告股票大跌,以及贯串全年的多家明星公司的倒下,科技公司已经不再是媒体的宠儿,创业者也不再是年轻人的偶像。

而危机背后,越来越多的科技公司或主动或被迫地追寻海外市场,“出海”一词愈发频繁地出现于科技报道的标签。Kevin认为,这些出海的公司不再只是生产工具类产品,越来越多像抖音之类的社交文化类产品开始走向海外。相比工具类产品,社交文化类产品要考虑更多文化差异等因素,难度更大同时想象空间也大得多。

主线之外,2018年的报道议题设置更跨越了商业与外交,“中美贸易战”成为各类媒体避绕不开的话题。Kevin以Pandaily为例,其Podcast节目TechBuzz China每周会介绍一家中国科技公司,每期节目都会收到很多来自硅谷的反馈:“不单是华为这样的中国企业受到影响,像苹果这样的美国企业同样是受害者。”在贸易战中,中国企业遭受了怎样的影响,而大洋彼岸又是何种境况,其中的报道空间亟待把握。贸易战带来的割裂令双方获取对方信息的需求增加,同时也为科技报道提供了时代契机。

2019年会是变化和转型的一年,Kevin预测,对行业而言,今年将有不少巨无霸的神话覆灭,同时更多的未来伟大公司正在危机中成长;对市场来说,科技产品对中国年轻人的影响也将更为多元。“我希望我们今年的报道可以继续优秀、有趣的科技报道,在记录大公司变化的同时,也介绍中国普通年轻人的科技生活,并把这些故事告诉给全世界。”

科技媒体的使命或许正是如此——追踪时代的参与者,并关注时代的受益人。

更多


Telum Media

数据库

记者
甄芹

编辑

彭新

朱涛伟

Founder / Editor

周恒星

Founder / CEO

媒体
Telum Media

1 contact, 130 媒体征题

联系我们以了解更多

申请产品演示

Telum Media

行业简报

定期电邮简报涵盖亚太地区媒体行业的最新资讯和动态 您亦可获取资深媒体人及公关从业者的独家专访,以及特伦内容团队制作的业内评论与专题报道。

订阅行业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