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特伦对话:Sixth Tone首席编辑吴海云
Interview

与特伦对话:Sixth Tone首席编辑吴海云

您在Sixth Tone的角色和关注领域是什么?
我目前是Sixth Tone首席编辑。我大概可以算是Sixth Tone的“元老”了,在这个项目筹备阶段,也就是2015年秋天就加入了这个团队。七年多来,我做过新闻组和特写组的记者,做过文化组的组长,当然做得时间最长的是评论组的约稿编辑。但不管具体做什么,我比较关注、也比较擅长的领域,都是文化、艺术、科技和历史。

Sixth Tone的定位和目标受众分别是什么?
作为中国第一家全数字英文媒体,Sixth Tone致力于展示“来自当代中国的新鲜声音”。我们希望能通过机制、内容、形式等多维度的创新,探索能够融通中外的新闻话语,以求做出具有创造力、感召力与公信力的中国对外传播报道。我们希望我们的报道既能基于中国国情准确而合理地解释中国,又符合外国受众的文化传统、思维方式和语言习惯。

至于我们的目标受众,当然是对中国感兴趣的国际读者啦!

Sixth Tone关注中国社会,各内容板块在其中有何侧重?其选题和内容相较于其他中国报道有何亮点或独特性?
Sixth Tone网站的内容框架主要分为四大板块:即时新闻、专题与深度报道、评论与专栏,以及多媒体报道。我们将在本月晚些时候发布网站更新,增加两个新板块:人物访谈,以及Sixth Tone各种活动与项目的消息发布。

我们选题的特点,是相对而言比较“轻”。我们较少涉及政治、军事、经济等“硬核”题材,而更多地关注文化类、民生类的故事。我们特别注重“普通人报道”,力图通过“普通中国人的故事”展现一个复杂的、多元化的、不断变化的当代中国。

可能正是因为我们对于“普通人报道”的深耕与坚持,不少传媒研究者用“小而美”这个词来形容Sixth Tone的媒体气质。我个人不是特别喜欢这个词——可能是因为我本人的性格比较“爽”——但我不得不承认这个评价还挺精准的:我们的团队确实很“小”,而做出来的东西还挺“美”的。

近几年Sixth Tone正在经历或经历过什么困难?
正如刚刚提到的,Sixth Tone擅长做“普通人报道”,但是近年来社交网络发展迅猛,出现了许多“自媒体”。当许多普通人都可以轻松地在社交媒体上表现自己、讲述自己的时候,媒体所做的“普通人报道”可能就不再那么具有吸引力了。

另外,Sixth Tone一直是个比较注重文字的媒体,虽然我们是一个全数字媒体,但我们表达内容的方式还是比较传统的。而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喜欢看短视频而不是文章,这样的现实逼着我们不得不去做出调整和转型。

您是否感受到有某些因素影响着中国报道这个板块的走向,如国际关系、中国市场的快速崛起、疫情等?
当然,这是个变化非常迅猛的时代。我们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新冠病毒会对世界产生这么大的影响;我们没想到公共媒体那么快就被社交网络影响,有了“流量思维”;就在几个月前,我们也想不到人工智能的聊天工具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所有这些变化,都会对媒体产生实质化的影响。

但是,我还是很乐观的,我觉得所有真正的新闻人都会喜欢变化,至少不会恐惧变化。如果没有变化、一潭死水,那还要媒体干什么呢?您提到的那些因素,像国际关系、中国经济崛起、疫情,只会影响人们关注中国的角度或重点,而不会影响关注这件事本身;甚至可能,一个人原先不关注中国的,因为那些因素而开始对中国感兴趣了。那只要有这种好奇心存在,我们的工作就有空间。

您对中国报道的前景有何看法?
我相信当代中国是一个故事的富矿。一个基本事实是,这里有着数量庞大的、接受过良好教育的人群;此外,中国还有长达两千多年的世俗主义的文化传统,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人都比较勤劳、务实。那么多的人,在那么多的领域,那么拼命地干活,在这些劳动和创造中一定会诞生许多优秀的成果,许多有趣的故事,许多值得挖掘、争论、思辨的话题。也就是说,中国报道绝不会缺“素材”,但是,无知、傲慢或偏见,很可能会让人们对那些素材视而不见。我们媒体人需要不断提醒自己,如果我们写不出好的中国报道,那肯定不是对象的问题,而是我们自己的问题。

更多


Telum Media

数据库

记者
Haiyun Wu

Senior Associate Editor

媒体
Sixth Tone

13 联系方式, 3 媒体征题

联系我们以了解更多

申请产品演示

Telum Media

行业简报

定期电邮简报涵盖亚太地区媒体行业的最新资讯和动态 您亦可获取资深媒体人及公关从业者的独家专访,以及特伦内容团队制作的业内评论与专题报道。

订阅行业简报